位置: 主页 > 澳门第一娛乐城官网平台 > 正文 [ ]

反东北发展暴力冲击立会案 上诉庭颁判词:「公

作者:the weeknd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09-12 04:32
上诉庭昨日颁下判词,花了不少篇幅谈论「公民抗命」,强调「公民抗命」涉及犯法手段,违反香港基本法,不能以此为开脱罪行的解释;并指被告以暴力冲击立法会的所为不符「公民抗命」的精神,而是罔顾法律,并以暴力严重破坏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的扰乱行为,故不是轻判的理由

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13名示威者参与2014年6月反新界东北前期发展工程拨款示威,非法集结罪成,上月经上诉庭覆核刑期聆讯後各被改判监禁8至13个月

上诉庭认为,原审裁判官忽略各示威者是有意图和有意识地以严重暴力手段冲击立法会大楼,认为以本案案情应判处即时监禁,无其他判刑选项(见另稿)

13人由社服令改判即时监禁

案中13名答辩人依次为梁晓阳、黄浩铭、刘国梁、梁颖礼、林朗彦、朱伟聪、何洁泓、周豁然、严敏华、招显聪、郭耀昌、黄根源及陈白山上月经过两日聆讯,上诉庭即时裁定13名被告刑罚过轻,由80至150小时社会服务令,改判入狱8个月至13个月,并於昨日颁下判词解释理据

上诉庭在判词中指出,在一个奉行法治的文明社会,市民享有获法律保障的基本权利,同时亦须遵守法律,因此他们必须以合法的方式行使权利,不得以行使权利的名义而漠视遵守法律的责任,「这相互原则平衡了市民依法享有的权利与他们必须守法的义务」

上诉庭并指,集会自由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是集会自由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不能因此罔顾他们必须遵守法律的法定责任而为所欲为,「他们一旦僭越了法律所定下的限制,便立时丧失了法律给予他们行使那些权利的保障,并且必须承担後果而受法律制裁违法者不能说法律制裁他们是剥夺或压制他们的示威、集会和言论自由,因为法律从来都绝不容许他们以非法的手段或方式来行使那些自由」

对於有答辩人声称其犯案目的是因「公民抗命」, 上诉庭认为,「公民抗命」本身一定涉及犯法的手段,所以必然违反香港基本法中香港市民须遵守法律的要求,因此当以「公民抗命」而行事的人犯下的是刑事罪行,他们便不能以「公民抗命」为开脱罪行辩解

「抗命」须节制非为所欲为

上诉庭又引用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贺辅明在英国案例评论「公民抗命」的概念指,以「公民抗命」为违法动机的犯案者,不能以此为藉口,完全漠视法纪而肆意行事,他们仍须有一定节制,不能为所欲为,并且他们亦会以认罪及接受刑罚来表达自己信念的真挚

至於选择不认罪者,意图用刑事检控法律程序作为抗争的手法,务求法庭对他们的意见或诉求的是非曲直作出裁断,或把法庭变成一个平台,让他们就相关的议题向媒体发声,英国法庭当时对此是严厉批评,认为做法是不对的

上诉庭续说,贺辅明所形容的「公民抗命」违法行为,应是指案情较轻微的那些案件若案情严重,法庭定当要给予执法这公众利益更多的比重视乎案情的严重程度,法庭可能给予「公民抗命」这个犯案动机很少比重或不给予任何比重,当法庭这样做时,不能被理解为法庭否定犯案者的理念,「因为正如上文所说,法庭从来都不会对政治议题作出裁断」

上诉庭认为,事实上各答辩人的所为不符「公民抗命」的精神,而是罔顾法律,并以暴力严重破坏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的扰乱行为上诉庭续指,原审裁判官忽略各示威者是有意图和有意识地以严重暴力手段冲击立法会大楼,亦忽略了以暴力冲击立法会是加重各答辩人罪责的因素,而他们无悔意仍判处社会服务令,反映原审裁判官严重错误理解真诚悔意这概念

上诉庭认为,原审裁判官的量刑犯了法律和原则错误,本案的正确量刑应为即时监禁,以阻吓他们重犯和阻吓其他人模仿,别无其他判刑选项

读文汇报PDF版面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